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动态 > 内容

【新生学术周】第九弹--张可云之穷堵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发力点

2017-12-31 18:36:13 | 新闻动态 | | 点击率:[]
分享到:
  【新生学术周】第九弹--张可云之穷堵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发力点 2017年12月29日周五下午3点,由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

【新生学术周】第九弹--张可云之穷堵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发力点

   2017年12月29日周五下午3点,由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举办的“穷堵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发力点”讲座在北大C栋301召开。会议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可云作为主讲人,与会人员还有李贵才院长、学院各师生及规划中心的职员。

   张老师的报告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问题的提出:“新时代”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第二,区域生命周期与穷堵老的成因;第三,区域分工与穷堵老者联动;第四,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第五,总结与讨论。老师语言诙谐幽默,从中央政策、现实问题到理论分析,再到问题解决,深入浅出,案例丰富,生动形象,引起台下听众的思考。

   “十九大”报告论述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包括老少边穷、四大板块与新机制,城市群与城市体系,京津冀与雄安新区,长江经济带,资源型地区,边疆地区以及海洋地区。张老师提出“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内容,其实质为“两主”、“四从”与“三核”,其中“三核”是指落后区域、膨胀区域与萧条区域(即老工业基地),老师形象地概括为穷、堵、老,是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直接发力点,是政府协调区域发展的核心关注点。

   从区域问题角度看,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必须直面关键的区域问题。患“穷”病区域的主要发展精力应该放在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或服务社会转变,其目标是尽快步入现代化轨道;患“堵”病区域的主要发展精力应该放在通过产业结构与布局调整吐故纳新,其目标是永葆发展活力;患“老”病区域的主要发展精力应该放在通过转型或重构上以重振昔日雄风,其目标是恢复往日活力。简言之,治“穷”是落后地区的新常态,治“堵”是膨胀区域(即城市病突出的区域)的新常态,治“老”是萧条区域(即老工业基地)的新常态。

   中国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明确提出了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自提出以来这一战略的着重点调整了四次。区域协调发展战略1.0主要针对的是西部地区的落后问题与东北地区的萧条问题;区域协调发展战略2.0明确了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3.0在以前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生态文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4.0在之前的基础上突出强调了全方位对外开放。以前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着眼于国内的协调,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建设之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具有了国际视野。提出“一带一路”建设倡议,目的之一在于通过国际合作实现中国国内的区域协调发展,这极大地拓展了中国经济活动的回旋余地,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找到了新的引擎。

   第二个部分是区域生命周期与穷堵老的理论成因。不同类型区域的新常态是由其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决定的。依据区域生命周期理论,任何一个已步入现代化轨道的区域,都会经历一个从年青到成熟再到老年的阶段演变过程。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区域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不同,要素流动样式不完全一样,不同区域在空间发展格局中所处的竞争地位也不同。将区域生命周期理论与区域病理分析结合起来,可以划分出四类新常态区域,即现代化前区域、年青区域、成熟区域与老年区域。其中,只有年青区域不存在突出的问题,其他三类区域都存在典型的区域病。

   现代化前区域是尚无力跨越现代化门槛因而尚没有迈入现代化轨道的区域,其典型特征是发展水平较低。这类区域的典型病症是落后,可用一个字概括“穷”。年青区域是发展活力十足的区域。在全国或全球发展环境变化过程中这类区域的比较区位优势突然被发现,大量资本与人才涌入,市场急剧扩张,并因而形成强大的竞争优势。在四个阶段的区域中,只有这类区域不存在突出的区域病。成熟区域是由于发展水平高而对其他区域取得了主宰地位、增长速度趋于稳定的区域。从区域内部考察,这类区域的典型特点是:人口与经济活动过于集中,负外部性突出;生产与生活成本日益上升,公共服务质量每况愈下;结构趋于老化,发展方向不明确;资源遭到破坏性开发,环境趋于恶化。这类区域的典型病症是拥挤,可用“堵”概括。老年区域是优势丧失殆尽的区域。这类区域是经济结构以传统的衰退产业为主的区域,经济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因而也称萧条区域。这类区域的典型病症是老化,可用“老”概括。

   “从上述四个阶段的分析不难看出,国家经济新常态绝对不等于区域经济新常态。”张老师认为从四大战略区域这个空间尺度分析,西部地区的突出问题是“穷”,东部地区的突出问题是“堵”,东北地区的突出问题是“老”,而中部地区的突出问题是“综合症”,即兼有“穷”、“堵”与“老”三类问题。随后老师指出认识清楚区域病的空间分布,对于明确统筹区域发展的着力点是十分重要的。

   随后张老师介绍到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张老师说明了《“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区域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区域协调发展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

   区域管理包括区域统治与区域治理两种模式。前者是计划经济时代采用的模式,特点是不承认地方、企业和个体是独立的经济利益主体,用计划单纯自上而下安排地区发展,带有很强的强制性;后者是市场经济时代采用的模式,区域发展安排采取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承认地方的独立利益。比较而言,区域治理是先进的区域管理方式。

   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是政府职能,存在“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目标,“两个基本点”是指政府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两个主要工具,即区域规划和区域政策。

   张老师认为迄今为止,我们国家的区域规划和区域政策都不完善,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区域管理存在的问题可纳为“四管”,即谁管、管谁、咋管、管效。前两者是运行体制问题,后两者是机制问题。目前存在的突出问题是区域管理制度基础不完善,“四管”问题不明确,即中央政府缺乏职能明确统一的区域管理机构(“谁管”问题),缺乏可供区域规划与区域政策制定利用的统一明确的区域划分框架(“管谁”问题),缺乏明确的有立法意义的区域政策程序与工具(“咋管”问题),缺乏科学合理的区域规划与政策评价机制(“管效”问题)。

   最后张老师总结到在区域协调发展上要识别核心竞争力、加强企业主导型经济以及运用区域方法发展地方经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需要创新区域管理,完善区域管理制度基础是创新区域管理的必要前提与核心内容。完善区域管理制度基础主要包括合理设置区域管理机构、规范区域政策程序、明确划分标准区域和识别问题区域框架、确定合理的政策工具、明确规范的区域规划和区域政策评价安排。其中,合理设置区域管理机构和识别标准区域与问题区域框架是创新区域管理的最基本的要求。

   最后,此次讲座在师生们的积极提问与张老师的耐心解答中圆满结束。

  (文:蔡爱玲;图:王宇;编辑: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