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动态 > 内容

北京大学未来城市论坛2017--议程3:新型城镇化与空间转型

2017-12-20 18:00:45 | 新闻动态 | | 点击率:[]
分享到:
  北京大学未来城市论坛2017—议程3:新型城镇化与空间转型 16日下午,北京大学未来城市论坛2017以新型城镇化与空间转型为主题的议程3于北京

北京大学未来城市论坛2017--议程3:新型城镇化与空间转型

   16日下午,北京大学未来城市论坛2017以“新型城镇化与空间转型”为主题的议程3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国际法学院108室进行。该议程由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曹广忠教授主持,赵鹏军研究员点评。城中村的更新发展一直是新型城镇化和城市空间转型的重要课题,该议程的4位报告人分别从各自的研究角度分享了他们在该领域的研究成果。

   来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田莉教授以厦门为例,剖析了城中村再开发中的外来人口住房保障和空间转型发展问题。田教授认为目前城中村的土地再开发具有诸多挑战,包括增值收益分配问题、空间增容的必要性问题、集体建设用地改造方向问题等。虽然城中村“职住平衡”的优点突出,但也带来了低质的城市环境和土地增值收益分配不均等问题。对于外来人口来说,他们很难享受到城中村更新的好处,造成一种被住房排斥的困境。以厦门市为例,其城中村密度高、开发强度高、缺乏管制规划,但居住在城中村的外来人口比例比深圳市还高。同时,厦门市保障性住房短缺,且不供给外来人口使用,在空间上也很失衡,目前以增量开发为主。田莉教授认为可以建立城中村改造与公租房的联动机制,具体通过局部拆建、统租统营、综合整治等方法实现,同时建设“拆迁权”的竞争市场,推动房地产税收。田莉教授总结,促进城市利益和公众利益是进行城市更新正规化的前提。

  

   香港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系的何深静副教授从城市人口涌入乡村和土地利用变化背景下城乡关系的变化视角,分享了她关于“城之村”(Village of the city)的研究,。“城之村”与“城中村”不同,它融入了城市的经济、协调了城市的文化。在进入“后生产主义”时代后,生态消费开始兴起,“建设美丽乡村”成为振兴经济、恢复传统文化和人地关系、重建社会秩序和消除城乡差距的途径。在乡村城镇化的大潮中,实际上城市也非常需要乡村,村民和市民能成为互惠的关系,但市民的进入会重塑乡村。以广州的小洲村为例,由于艺术家的进入给它带来了小资的气息,后来逐渐吸引了游客和艺考生,在广州的城镇化过程中成为了“城之村”,带动了文化消费,最终在政府的主导下成为文创产业基地。何老师认为,在这个过程中“乡村”被符号化了,因为真正的乡村生活并不存在于这类“城之村”中。它巩固了城乡的依存性,但没有加强城乡融合,因为它的发展方向是迎合了城市消费的。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建筑与规划学院龚咏喜副教授使用多源大数据识别个体职住信息,探究了城中村居民是否如同一般人的直观感受一样,拥有更短的通勤距离。他的分析发现城中村居民的通勤距离反而高于商品房居民,且对人群的不同分组都有同样的结果。龚老师进一步分析了该现象的原因,认为一是深圳市城中村多分布于就业可达性较差的区域,二是城中村居民更愿意为减少居住成本而承受更远的通勤距离。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城中村的位置将越来越远离市中心,就业可达性将进一步降低,因此需要完善特区外居住密集区域的公共交通设施。

  

   北京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仝德老师关注的问题是,土地扩张过程本身中,土地的权属产生了什么作用。仝老师认为,尽管土地是否被开发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但置于中国城乡二元体系中,集体土地开发有更低的交易成本,以及受短期利益的驱动,因而集体土地会比国有土地更有被开发的机会。同时,土地的开发过程也会逐渐影响土地的权属,原因在于政府以前倾向于转移未开发土地的权属,而由于开发成本增加,现在更倾向于转移成本较低的已开发土地的权属,这样农民会更倾向留下未开发的土地。对深圳市1996年到2010年土地权属转移的研究结果也支持了这个结论。据此,仝老师提出界定集体土地、限制非法扩张,健全农民持续获得收益机制,建立农村地区的规划管控体系的政策性建议。

  

   赵鹏军研究员对该议程的报告作了点评。赵老师认为,田莉教授将城中村更新和公租房提供进行联动是很好的想法,需要进一步考虑的是供移民住房的利益分配问题和更新土地的收益权的分配问题。而何深静老师报告的城乡转型中“城中村”功能的变化既有如何老师报告的显性影响,也可能有一些潜在影响尚不明朗,难以界定这种功能变化在城镇化过程中是好是坏。赵老师认为龚老师的研究突破了平时对城中村的想法,仝老师的研究回答了土地利用跟土地权属的关系和土地被谁开发的问题,这些都是中国转型过程中非常典型的研究,都非常精彩。

(文:梁景天;图:王宇 徐可;编辑:张杰)